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心底无“邪”天地宽

发布日期:2007年04月1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利剑 子龙
【字体大小:
  二月的小平故里春意盎然,在广安市城郊的一个小型蜂窝煤厂里,一名50多岁的老者挥汗如雨正在拌料,一个个黑亮亮的蜂窝煤源源不断地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一对三十出头的年轻夫妇正忙着将煤圆拉上车。笔者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便是原“法轮功”人员张明、张A(张明的女儿)、曹某(张明的女婿)三口之家。

  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春日里,已彻底与“法轮功”决裂的张明向笔者描述了他和他的家庭从温暖人间到悲惨地狱,又从悲惨地狱到温暖人间的人生轨迹……

  邪恶让人性泯灭

  我曾是镇办企业金刚砂布厂的一名技术精湛的司炉工,勤俭持家,妻子精明能干,一双儿女聪明可爱,家庭和和美美。80年代中期,我成了当地首批个体户,开始经营食店,生意红红火火,不到几年时间,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还在城市开发区建起了楼房。

  好景不长。1996年,由于城市拆迁,食店的生意日渐萧条,最后不得不关闭了。屋漏偏逢连夜雨,食店倒闭后不久,砂布厂效益急转直下,不久便破了产,生活一下子失去了支柱。这时,正是“法轮功”盛行之时,患有矽肺病的我抱着祛病健身的愿望,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我的带动下,妻子、女儿相继加入“法轮功”的行列,女儿不久和一名“功友”结了婚,也就是曹某。我们一家人都陷入了邪教泥潭,女婿后来还成了“法轮功”辅导分站的副站长。“志同道合”一家人终日忙于制作“法轮功”宣传品和传“功”弘“法”,希望早点提高“层次”,达到“圆满”。

  1998年的时候,妻子因为练“法轮功”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病。我和女儿女婿不以为然,固执地认为这是“师傅”在考验“大法”弟子,甚至更加投入地参加到“法轮功”活动之中。1999年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后,我们一家仍然执迷不悟,1999年,我因制造传播“法轮功”反动宣传品被劳教,女婿2000年因违法滋事被劳改,妻子2001年也因制造传播“法轮功”反动宣传品被劳教。

  真情使坚冰融化

  刚到劳教所的那段时间,我满脑子都是‘法轮功’,面对冰冷的铁窗,我的抵触情绪很大,无论干警讲什么,我都不愿意听,我总认为他们是‘魔’,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听见了李洪志‘讲法’的声音,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然而,几年来,党和政府从来没有放弃挽救我。记得有一次,我胃病突然发作,疼痛难忍,劳教所管教干部急忙找来所里最好的医生给我看病,还专门派车从外面的医院为我买来一种特效药治好了我的病。除了生活的关心,更让我感动的是对我人格上的尊重,在劳教所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从来没有喊我的编号,而是亲切的叫我老张。将心比心,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是李洪志所说的“魔”呢,我的思想痛苦的挣扎着,难道“师傅”说的也有错的时候吗。另一方面,我所在的广福街道办事处也给了我和家人莫大的帮助。在劳教所的时候,办事处的领导多次关心我的思想状况和生活状况,主动到我家嘘寒问暖,当了解到女婿原来分得的一套福利房要被原单位收回的情况后,政府出面为我家保住了房屋。

  夜深人静时,我久久不能入睡,想想习练“法轮功”的这几年,妻子疯了,女儿下岗后也一直没有工作,女婿因为违法滋事被劳改,儿子无人管教,一家人天各一方,原本幸福的家庭四分五裂,我的精神也快崩溃了,难道就真的象李洪志所说的那样,仅仅是“消业”或者“正法”路上的考验吗?这样的考验何时是尽头?

  促使我放弃邪教立场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劳教所管教干部帮我借来的佛家经典《楞严经》对我的触动。解教后,我又到附近寺庙找来《楞严经》反复阅读后,我才发觉管教干警找的《楞严经》是真的,并没有骗我。它让我认识到:“法轮大法”根本不是什么宇宙的法。事实上,在《楞严经》中,佛陀对李洪志这些打着佛法旗号,利用并歪曲佛法的种种言行,早有明确的预言,而且是极其惊人的准确。例如,《楞严经》中对末法时代魔事的预言有这样一句话,“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萨亦然。”而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却说,“我说超出如来层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个魔算什么,相比之下很小很小。”可见“法轮功”根本不是什么宇宙大法,是不折不扣的魔法。

  渐渐地,我彻底认清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积极参加劳教所组织的学习和对其他学员的帮教活动,先后有5名“法轮功”学员在我的帮助下从“法轮功”的泥潭中走了出来。由于我表现突出,先后多次获得减期的奖励,劳教1年后,我被提前释放。

  理智为梦想导航

  劳教释放后,我开始筹划如何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然而疯癫的妻子、困顿的家庭又使我黯然神伤。特别是每次听到妻子因为神志不清、谩骂家人的时候,我捶胸自责,是我害了这个家呀,“法轮功”哪里是教人行善嘛,分明是将正常人变成魔。更是可悲的,尽管妻子已经成了神经病人,但她的思想却被“法轮功”一直禁锢在《转法轮》的某个片段里,口中常常冒出大段大段的《转法轮》经文。2004年,劳改转化出狱后的女婿,经受不住“功友”唆使,又出现反复,而且还参与制作了“法轮功”反动宣传品,这几乎击溃了我的所有信念。痛定思痛,我们一家再也不能重蹈覆辙。于是,我经常将党和政府反邪教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讲给女儿女婿听,坚决把找女儿女婿的那些“法轮功”人员拒之门外。他们脱离邪教了,我们一家才有希望。

  在政府的关心帮助下,在我面对面的耐心教育下,女儿女婿实现了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彻底决裂。在我和女儿大力的支持下,女婿走上了科技创新致富之路。为了支持女婿搞发明,我将自己的一个门市提供给他使用;并成为他的原料采购员和实验助手。女婿也不负众望,已研制了30多项科技实用技术,其中高效节能蜂窝煤、手工木炭、异彩芳香水晶泥等6项技术获得了国家适用技术专利,成为本地小有名气的“发明大王”。

  2006年,我和女儿女婿东拼西凑2万元办起了蜂窝煤厂。由于采用了女婿发明的高效节能蜂窝煤专利技术,生产的蜂窝煤供不应求。现在,我真切地感受到幸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原来梦想本不在天国!

  (文中人物除张明外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