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自焚的“法轮功”顽固分子谭一辉的母亲和乡亲的控诉

发布日期:2006年09月25日   文章来源:中国商飞上飞院   作者:李力生 周猛 樊剑英
【字体大小:

  2001年2月的北京,春寒料峭。“法轮功”分子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带给人们的震惊和阴影尚未完全逝去,又一幕骇人听闻的惨剧在北京街头上演了……
  
  2月16日中午12时许,一名“法轮功”顽固分子在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南口金家村道路旁自焚。经公安机关认定,这名男性死者系25岁的“法轮功”顽固分子谭一辉,家住湖南省常德市城北建民巷117号。他于2月15日13时43分,从长沙市乘坐贵阳至北京的T88次特快列车,次日清晨到达北京。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他和至今还躺在医院里的刘思影、陈果一样,成为邪教“法轮功”的牺牲品。2月17日上午,记者乘飞机急赴谭一辉的家乡———湖南省常德市。在沅水之畔,在湘江之滨,几乎所有认识谭一辉的人都在为他愚蠢行为感到震惊———小谭,你为什么要为那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邪教“法轮功”殉葬?
  
  在常德市武陵区城南新一村6栋3楼一间普通的民房里,48岁的武陵区生产资料公司下岗职工伍四喜双眼红肿,欲哭无泪。因为自焚者谭一辉是她的亲生儿子。1975年8月5日深夜,她生下了一双胞胎。当她听到两个男婴发出的第一声啼哭时,她感到自己是人世间最幸福的母亲。时光荏苒,转眼间两个儿子都长到了10多岁。在母亲伍四喜眼中,大儿子谭一辉勤奋好学,明白事理。回忆起儿子过去对自己的孝顺,伍四喜百感交集:“我因为患过一次中风,左手左腿都不好使,出门时一辉总要扶着我。他在外面打工,每月的收入都给我保管。只要回到家里,脏活累活一辉都抢着干,我不让他洗被子洗碗,他还问我是不是对他不放心。前两天他说要出门打工,抽屉里500块钱他也只拿了300元,还留200块给我作生活费。可谁能想到他不是去打工,而是去北京自焚了。”
  
  “我自己身上掉的肉我自己最清楚。过去儿子性格开朗,自从练‘法轮功’后就变了个人,不再爱与人讲话,不再与人接触,更别说谈女朋友了。这次他这么快跑到北京去,肯定有‘法轮功’的人在背后教唆。”
  
  她顿了顿,用浓重的湖南口音悲愤地说:“是李洪志害死了我的一辉……”,“李洪志,你还我的儿子!”
  
  “谭一辉怎么会干出这种傻事?”坐在电视机前看到新闻报道后,常德市六中教师彭桂华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谭一辉是她1992年教过的学生,但她仍清楚地记得谭一辉是当年高107班的学习委员。“谭一辉过去在班上表现好,成绩也不错。想不到他竟会去练什么‘法轮功’。‘法轮功’那些歪理邪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谭一辉年纪轻轻怎么会去相信呢?”谈到谭一辉的悲惨结局,彭桂华老师满脸惋惜之色。
  
  常德市四中的英语教师陈惠勇给记者翻出了谭一辉读初中时的学生档案。她说,谭一辉初中毕业考试平均成绩接近90分,是个相当不错的孩子。当了谭一辉3年的班主任,陈惠勇对谭一辉的点点滴滴记忆犹新:他是班上第一批交入团申请书的,他曾代表四中参加全市法制教育比赛捧回了奖杯。手捧市四中初中143班的花名册,陈惠勇老师怎么也不能相信班上50名学生现在只剩下了49人。“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被李洪志害死了呢?”陈老师非常愤恨地说。
  
  “谭一辉是个聪明伢子,在我开的电子游戏室打了几天工,就学会了电子游戏机的维修技术。”光明电子游戏室老板李存达想起谭一辉的惨死就觉得可惜。自1995年李存达开了家电子游戏室,作为谭一辉的老街坊邻居,他无意中发现谭一辉大热天总爱躲在蚊帐中“打坐”,便主动请谭一辉到店里帮他看场子打工,每月给他开400多元工资。“我原以为青年人有点事干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想不到他还在痴迷‘法轮功’,现在又走上了自焚的道路。一个聪明人硬是给李洪志害得做出了糊涂事!”
  
  一个年轻的生命因为相信“法轮功”的歪理邪说,走火入魔难以自拔,最终走上了自焚的不归路。
  
  “天理难容李洪志!我要奉劝所有‘法轮功’痴迷者,你们再也不要相信李洪志那一套鬼话了。再练下去,会走上人生绝路,会使更多的家庭遭受不幸,更多的母亲像我一样心里流血流泪。”这是一位母亲的血泪控诉。

 

2001年02月18日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