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老局长的控诉:法轮功不是度人而是害人!

发布日期:2006年11月29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沈延年
【字体大小:

  他文化革命前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先后当过教师,当过企业领导,也曾担当过十堰市张湾区某局局长多年。他叫沈延年,一九四二年出生于湖北省十堰市。九十年初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一时间难以适应闲适的退休生活,从1996年初夏开始习练法轮功。他曾经是一个善良的老人,也是位忠厚的长者,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他走进了法轮功。在人生的晚年,曾经历过风风雨雨的老人回想起自己曾走过的那一段邪路,禁不住老泪纵横。他向我讲述了自己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本文推荐者

  1996年,退休后在家闲得发慌的我开始接触法轮功。本意还是希望能够强身健体。后来看到《转法轮》中说,法轮功是修佛修道、可以成仙成佛上“天国”,特别是看到参加的人越来越多,自己的劲头就更大了。在李洪志“弘法”说教的鼓动下,自己为李洪志摇旗呐喊、招兵买马,为李洪志大肆敛取练功人的钱财出力流汗。天津“4·25”事件出现后,李洪志大肆鼓动法轮功习练者要“护法”。因此,当7月20日法轮功研究会通知各地法轮功习练者要到省政府“护法”,自己也就昏昏然地参加了。

  当时正值长江流域抗洪救灾高峰,成千上万的武警部队战士奔向抗洪第一线,为保卫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日夜战斗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他们英勇奋战、流血流汗,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江泽民总书记、朱熔基总理亲自到抗洪救灾的第一线,看望和慰问抗洪英雄和灾区人民,给全国人民以极大的鼓舞玫力量。真是感动天地,震憾山河。在这样关系到千千万万人民生命安危的紧急时刻,自己在干什么呢?自己在犯罪,自己在当人民的敌人,自己在干最丑恶的事。自己中了李洪志的奸计,围攻省政府向党和政府施压,妄图要党和政府承认他的政治地位,承认法轮功的合法性。在李洪志的欺骗下,自己当了李洪志政治野心的马前卒和牺牲品。在人命关天的防汛抗洪关键时刻,为了解除法轮功信徒对省政府的围攻,从抗洪第一线抽调了大批的武警官兵和警察,严重的影响了抗洪,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李洪志的“善”到哪里去了!李洪志把广大法轮功练习者推向与党和政府的对立面,何其毒也!

  由于自己年岁大,行动不便,再加上怕心重,在散发单传方面“层次不高”。为了“提高层次”,自己在传递资料方面出了不少力做了不少事。每次传递传单、资料少则几份,多则几十分,其中有一次传递光盘三十来张。虽然记不清每次传递的传单、资料有多少,但天长日久,累积起来的份数,已远远超过了犯罪的政策界线。不仅自己犯罪,还支持、唆使他人犯罪。这些传单、资料都是谣言惑众,它对党和国家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鼓动法轮功分子反对党、反对政府,和政府对着干,鼓动法轮功痴迷者无视法律、违反法律,到处乱贴乱画,破坏社会秩序,扰乱社会治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李洪志的操控和指挥下进行的,祸根在李洪志。

  近四年,我两次欺骗领导蒙混过关。一次是“7·20”从武汉回来,一次是去冬春节前。嘴里承认练法轮功违反党纪国法,回家后一看到李洪志的“经文”又练起来了。李洪志说“不配合”他们,不听他们的指使、命令,为了“上层次”求“圆满”,自己“7·20”以后一直坚持着练功“学法”。这哪是李洪志说的“真”呀!这种说一套做一套,要两面手法的行为哪还有一点“善”呢!

  为了印资料和法轮功的事,从我手中转交了三千多元。其中张某给我两千转交给了饶某,王某把一千元给我,让我转交给陈某,还有大家集资的七百元也交给了陈某。两次去看望刘光青、余剑,给他们各存了五十元。

  饶、冷二人从法教班回去后给我做转化工作,我开始感到她们说的似乎有道理,后来看到李洪志说的她们“就是这样安排来破坏法的”,她们是从“内部破坏法”的,听信了李洪志的这些说教,所以后来碰到她们就说她们错了,并劝她们反转化。现在认识到,这种反转化工作是违反国法的行为,是与党和政府对着干的,越想越后怕。如果因为我的劝说,她们反转化了,我犯了多大的罪啊,我该承担多大的责任啊!

  由于自己习练法轮功,给国家、社会、单位、家庭和个人造成的巨大 损失和伤害是难以挽回的。我辜负了单位领导对我的关心和帮教。家人和孩子们也为我提心吊胆,逢年过节都为我操心。这些年来,我冷漠了家人,疏远了孩子,我欠她们的太多了。自己也荒废了七年的宝贵时光,心理受到很大创伤。

  回顾练法轮功的七年,痛心疾首,悔恨交加,心情沉重,永世难忘。我是一个学生时代学政治、工作时期搞政治、到了老年退休犯政治的人,真是太悲太惨了!我是一个有三十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我穿的第一身制服棉袄是民主改革分的,我盖的第一床三面新的被子上大学是合作社给我的,是党把我从小学保送到初中、高中、大学直至参军。可是这些年来,自己远离了党组织,忘记了党章和党的宗旨,违犯了党纪国法,成了人民的罪人。

  这些年为什么跟李洪志越来越近,长时间不能自拨,自身的原因是:学习正面的东西少了,精神支柱动摇了;头脑里唯物论少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多了;向上进取的心少了,“上层次,求‘圆满’”的私心多了;看积极因素少了,看消极因素多了,关心他人少了,时间用到法轮功上多了;用党员标准衡量自己少了,用李洪志的标准要求自己多了。

  在党和政府政策的阳光照耀下,我深刻认识到李洪志是个大骗子,《转法轮》和李洪志的一切说教都是歪理邪说,法轮功是邪教组织,他们血债累累,罪大恶极,他们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他们对抗政府,违法犯罪,危害社会,我坚决彻底与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决裂,坚决彻底与法轮功邪教决裂,回到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