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三八妇女节写给仍在迷途的姐妹们

发布日期:2007年03月0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文 杰
【字体大小:

  我今年46岁,山东省青州市人,原为山东省青州市经贸委工会副主席兼青州市女职工委员会副主任,青州市经贸委系统妇委会主任兼市妇联常委,曾一度痴迷于“法轮功”。当国家取缔“法轮功”后,当时身为共产党员、妇女主任的我,公然违反国家法令,置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定于不顾,继续学法、练功、进京上访等,给党给国家,给单位和家庭造成了不少麻烦。由于自己不顾单位领导的劝阻,不顾各级领导的帮教,不顾家人和亲朋好友的劝说,把帮教、劝说、家庭的反对当成耳旁风,依然痴迷于“法轮功”,使自己一错再错的错到了今天,真是错了个狼狈不堪,错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革命意志,辜负了党组织对我多年来的培养和教育。由于自己的执迷不悟,把自己三十年的辛勤努力化为泡影。舍弃了自己应有的一切,真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是各级党政领导以博大的胸怀、慈母般的心挽救了我,使我迷途知返,重获新生。我现在已彻底醒悟了,与“法轮功”邪教组织彻底决裂,摆脱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再不受这个恶魔的欺骗和迷惑了。找回了真正的自我,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转化后,我不停地反思着过去的一切,剖析着自己的心灵深处,真是痛心疾首。我深感否定自我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每走一步都剜心透骨,每走一步都刻骨铭心。

  在2007年“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为使像我一样的姐妹早日走出“法轮功”这个泥潭,为使别人能从我的教训中有所启示,我反思一下自己痴迷于“法轮功”的风雨历程。

  一、误入泥潭,执迷不悟

  1997年11月,我经人介绍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书,觉得不错,接着购买了本《转法轮》,便一遍遍地阅读起来,当读第一遍时,那种神奇般的感受和认识出现了。脑子里如同翻江倒海,不断产生问题,又不断得到解答。书中的开功、开悟、得道、圆满等新鲜的字眼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使我难以控制和摆脱,“真善忍”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修炼是“直指人心”;要重德、修心性才能长高功,心性多高功多高等提法也使我这个受传统教育过来的机关工作者感到很有亲和力。另外,书中对宇宙的概念、人类的起源、佛法与修炼、人生的意义等,也使我自以为找到了答案。这一切使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便反复通读。就连平时在家做饭都放不下手中的《转法轮》,深信不疑地接受着这一切。很快使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严重扭曲,越来越改变着自己的一切,感到好象《转法轮》给了我真正的生命而时常不知不觉地落泪,失去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能力和自控能力,“法轮功”成了我的精神寄托和依赖,成了我人生的希望。修炼“法轮大法”的念头牢牢地占据了心头。据《转法轮》中讲,这一念就震动了十方世界。

  当时,我错误地认为这是一部天法、宝书,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得到它,明白做人的道理和意义。于是除了本职工作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业余时间都用到了学法、练功、弘法上,修炼成了我人生的头等大事。曾到潍坊参加过法会;去乡镇、陀山、西门、车站等地参加集体“弘法”。由于我反复看《转法轮》和经文,使我越来越痴迷了“法轮功”,心中逐渐对世间的一切看淡,不求进取,不愿和外界接触,远离亲朋好友,将学法练功摆在首位。由于我天性做事认真、投入,再加上李洪志的一道道经文,我陷入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越陷越深,并一发不可收,痴迷到“非练功人不愿见,非法轮功书不看,非修炼的事不愿做”的地步。

  1999年“4.25”事件后,单位多次找我谈话,希望我别修炼了,我虽不表态,但仍认为“法轮功”能使人心性得到提高,对别人宽容了,更不去与人争斗,何错之有?后来,单位和家人反复做我的工作,我怕给他们增添麻烦,就违心地写保证不练了,并交出书籍,在机关全体党员会上表了态。事后,总觉得自己口是心非,没按照“真善忍”去做,不讲真话,内心十分痛苦,感到既欺骗了组织,又欺骗了自己,更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尤其看到不断有人进京上访,自己却走不出去,一起非常苦恼,觉得不配做一个大法弟子,以致于形成了一种思想负担,连梦中都约别人去北京“正法”,于是自己发誓“要以身正法”。

        领导也发现我情绪不稳定,多次耐心细致地教育我,要求我别出问题。但由于我长时间的看书学法,渐渐地从心灵深处形成了对李洪志和“法轮功”的极度崇拜。谁要说“法轮功”不好,甚至叫李洪志的名字,从内心不高兴,甚至反感,认为是魔性的表现。后来,看了李洪志《位置》、《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的执着》经文,尤其是明慧网发表的《严肃的教诲》中讲:“我为那些在磨难的严重考验面前不能走出来的,以各种借口掩盖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练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为此,我便不顾一切、舍尽一切地想去北京“正法”。

  2000年10月6日,我去北京天安门“正法”,10月9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值勤的公安干警制止并带离现场,返回青州后,我仍旧执迷不悟,经公安部门批准,被治安拘留15天;并被单位“三开”(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开除公职留用一年察看),这是我危害国家、伤害他人、扰乱社会治安应受的惩罚,真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可当时的我把对我的处分看成是对我放弃人世间一切名利情的考验,心里反倒高兴。当单位领导到拘留所让我写对开除党籍等处分的个人意见时,我竟然写上了“为坚修大法,同意党组织给我的开除党籍等处分”。

  因我去北京上访“正法”,同事们辛勤工作换来的文明单位被取消,年终考核受到影响。我的丈夫和儿子因为心急而失眠,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白天,父子俩更是焦急得在亲戚家流泪,为没阻止我进京,挨了姐姐的打。当时,正值我在市公安局工作的外甥女的婚礼,我没有出现在喜宴上,却因自己的行为而被关押在派出所,这令参加婚宴的公安干警、单位领导和亲朋好友都十分尴尬,外甥女为此哭了多次,我88岁的老母亲更是在晚辈们苦心编织的一个个善意的谎言中度日如年。

  二、无微不至,真情挽救

  对我这样一个令他们伤心的人,领导和亲人并末放弃我,依然耐心地劝说我,用善心感化我。记得我在拘留所时,单位杨主任让其他领导买上东西去看我,赵益亭主任告诉分管领导,不要灰心,还要坚持不懈地做工作。在思想上关心着我,生活上无微不至地关怀我。曾被我气得卧病在床打吊瓶的邓书记,事后依然在电话中告诉我:“你千万别再出事了”。在派出所时,单位邓书记、郭书记、宋书记、蔺主席等领导和同事们,多次去看望我和耐心地劝导我,很多亲人去哭着劝说我。尤其是丈夫对我说:“我给你下跪吧,别练了,咱回家去,我们都好好对待你,事事依着你。”儿子更是对我说:“妈妈您别这样了,您把我养这么大,我还没对您尽孝心呢?我要好好孝顺您。您给我一个孝顺的机会吧。”年迈的父母也是苦口婆心地劝说我;88岁的母亲曾多次跪下来求我不要练了,求老天睁眼救救她的孩子。许多亲朋好友放弃工作,不停地好言相劝,老领导、老同事、同学、朋友也都来耐心开导,前后有数百人之多,政府领导更是抱着“不信春风唤不回”的精神把我两次送到潍坊市“法轮功“练习者教育转化班,并多次看望我、开导我、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单位同事放弃个人休息日夜陪护,宋书记等领导和同志也多次顶风冒雪去潍坊看望和接送我,给我带去关心和温暖。

  刚到转化班时,我态度依然顽固,还想转化帮教人员,并向专程来潍坊调查“法轮功”练习者转化情况的国家公安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弘法”,极力宣讲“法轮功”的好处,固执的态度使他们无法忍受,都感到十分痛心和着急。后来,转化班的领导坚持“团结、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耐心细致的工作方法,昔日的功友也多次与我交谈帮教,耐心开导,并用各种实例启发我。我的观念开始转变,从自身找原因,从“私”字和“我”字找原因,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党和国家、单位和家庭带来的伤害和痛苦。弄清了“法轮功”的真相和邪教本质,也清楚地看到自己就是受了李洪志的骗才走入“法轮功”的怪圈。李洪志多次讲要“圆满”必须通过一次毕业考试,而这次考试对每个人来说简直就是生与死的考验,并多次讲到要“圆满”就一定要“走出来”,人家都把你定邪教了,你还不走出来。所以,“走出来”就成了走向“圆满”的必经之路。于是为了“圆满”,修炼人形成一股邪恶的力量,与国家对抗,和政府对抗,与法律法规对抗,扰乱了社会治安。

  回想过去,我是多么绝情,真的到了“不真、不善、不忍”的痴迷不悟的状态,为了自己的修炼,不惜拿别人的痛苦当垫背,把自己的“幸福”强加于别人的痛苦之上,别人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我伤害别人却太深、太重。我在痴迷于“法轮功”的日子里,给国家、单位、亲人、朋友、同事带来了太多的麻烦,使他们为我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但他们仍一如既往地关心爱护我,把我当成犯了错误的好人来教育帮助、挽救。想想这些,我就觉得愧对党和国家对我多年的培养教育;愧对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周围的人们是多么伟大,自己是多么渺小,怎能不叫我自责,怎能不叫我流泪。在这儿,我要向所有因我而受到伤害的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道歉,向他们发自肺腑的说一句:“对不起”。市委副书记亲自到转化班问寒问暖,单位和家人对我的转化都感到十分高兴,家里的老婆婆过年时高兴得说家里添了一个新人。

  三、回归社会,不忘报恩

  现在,我已回到了社会的温暖怀抱,是政府挽救了我,用人世间的真心、善心、大忍之心挽救了我,用人世间的真情和爱心感化了我。在此,我衷心地感谢党和政府,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我要以实际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我在市转化班全身心地做其他未转化人员的工作,为了使昔日的功友尽早明白过来,不要在“法轮功”的绝路上再继续走下去了,我放下家里的事务,白黑靠在班上,从未歇过星期天。由于外界传言,有的“法轮功”痴迷者对进转化班十分恐惧,他们是宁可进劳教所也不进转化班,到班上后,有的堵住耳朵不听,有的蒙头睡觉,甚至绝食绝水来抗拒转化。针对这些情况,市转化班的工作人员以身作则,对每个学员都各尽其责,尽心尽力,问寒问暖,悉心照顾,不仅送水送饭,还主动为他们倒洗脚水。我也和大家一样,用真心真情感化他们,首先打消他们的顾虑。有的学员进班时穿得单薄,我便回家把自己的毛衣拿来给她穿上,有的学员衣服脏了没有替换,我便拿来自己刚刚洗过一水的西服给她换上,有的学员身体不好,行动不太方便,我就帮她洗袜子,洗衣服。为了使每一个学员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我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总是和学员一块就餐,缩小与学员的距离,用真情去感化每一位学员。

  我们班上有一位21岁的年轻学员,原是山东大学的高才生,后因坚持练功被学校劝其退学。他的父亲曾跪下来恳求干警救救他的孩子,并将转化班视为最后的希望。这个学员进班后,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不到一星期就彻底转化了,他不仅挥泪写出了悔过书,而且当着大家的面叫了我一声“妈妈”,此时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默默地向他点了点头,我的心在颤抖着,什么叫爱,什么叫情,这才是人间第一情。

  我相信,我们青州市“法轮功”练习者的转化工作一定能早日圆满完成,以优异的成绩向全市人民汇报。我个人也将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国 力 整理)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