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我的“法轮功”修炼之旅(二)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8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谢志远
【字体大小:

  第三部分 我为什么能最终彻底跳出“法轮功”

  不带观念,姑且把李洪志当成一个凡人来看他。2004年7月22日,正是在这个对“法轮功”练习者极为特殊的日子里,我在新华劳教所的教期届满,提前11个月得到了解教。但是,回家还不到一个月,由于认识不彻底,还有出现反复,继续从事“法轮功”非法活动的潜在威胁,在当前加大打击力度的情况下,我又被街道办事处和辖区派出所送进了学习班。网上称此类学习班为“洗脑班”,“魔窟”,进来前还听说了本市一位女学员在学习班上被逼疯的事,加上进班的那天刚刚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工作,本准备好好干一番的,这下工作机会也被弄丢了,所以刚来时抵触情绪特别大,心想这下完了,“刚离虎口,又进狼窝!”头两天不吃不喝不上楼,准备用“法轮功”学员惯用的一招“绝食”来对抗到底。结果,学习班工作人员没有象我想象的那样使用什么高压手段,而是耐心地劝导,稳定我的情绪。到了第三天,学习班一名帮教干部希望和我作平等的交流,了解“法轮功”学员最真实的心态,我感觉这是一个“弘法”的好机会,也就恢复了进食,配合他的调查,把自己练功前前后后的真实经历都和盘托出,目的是希望他能对大法、对我有一个公正的评价。了解了我的情况后,接下来他和我做了多次面对面的交流,他讲到的“海南事件”,我在劳教所时就曾在书上看到过多次,与他认真辩析此事件后,我开始正视“海南事件”,它与证明李洪志是人是神有必然联系,接着他又给我举了一连串李洪志讲法中前后矛盾之处,留给我认真思考。我于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回忆师父讲法,去引经据典,试图给“圆融”了,但有些矛盾之处则实在无法自圆其说。那一阵处于一种极痛苦的思索中,后来我要来了很久以前就曾看过多次的《焦点访谈》节目和《李洪志其人其事》,工作人员又帮我找来了“李昌、姚洁访谈”、“走出深渊——陈斌访谈”等光碟,我开始试着不带任何观念和先入为主的偏见去认真看、认真记,做换位思考,慢慢地就有了点头绪了。有一天忽然发觉,当你始终把李洪志当成神的时候,真是什么问题都可以说得过去,你会找出无数的理由和借口来心甘情愿、死心踏地替他辩解开脱,把一切对他不利的指责推得一干二净,再给他带上各种美丽的光环,继续自欺欺人,但当你放下一切后果,试着姑且就把李洪志当成一个人,一个普通人,所有那些把他拉下神坛、摘去光环的相继揭露出来的事实却顿时显得顺理成章,合情合理了。最后发觉,他不过是一个特别胆大,特别能吹,手法特别高明,又善于把别人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的江湖骗子罢了。但是,一个骗子无论他如何高明,也总要露出蛛丝马迹;骗人的把戏无论如何精采,也终有被戳穿的一天。首先,一个骗子无论怎样掩饰,终究要露出贪婪的本性来。曾伴随李洪志左右,对李洪志为人最有发言权的李昌说起在跟随李洪志多年的早期合作人李晶超因没了工作家里爱人又要生小孩,陷入困境之时,李洪志只肯拿出区区500元,连住院费都不够这件事来时,至今仍然义愤之情溢于言表,连声说“太吝啬了!”,对李洪志的为人不屑一顾,(以前总认为李昌一定是因为压力太大而转化的,现在仔细观察其表情,仔细揣摩,发现李昌完全不象是高压之下的违心之语,相反是完全发自内心的。)李昌提到的另一件“小事”也让我感触挺深的,他说李洪志和身边几个亲近弟子在一起时,如果是大晴天,他总会说“这是佛光普照的威力!”而如果灰蒙蒙的呢,他则会说“那是我的功在清理宇宙的败坏物质”,这和他有一次“讲法”中时不时咳嗽,便赶紧圆起说最近忙着清理另外空间,“而那些即将被销毁的高层生命临死前还不甘心,还要干一把坏事,就一齐朝我嗓子里钻!”的伎俩如出一辙。也许有人会说,这没什么,可能只是开玩笑,随口说说,但我现在不这样看。从小事能看大,而这非常符合一个骗子为美化、神化自己时惯用一些身边日常之事来附会,从而自我吹嘘的心理。这时我又回想起另一件事,李洪志1994年来成都办班时,下面一位学员出于对师父的崇敬和家人的关心,询问他女儿李美歌的情况。他显得颇不耐烦,“我女儿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或者是:你再修十年也赶不过她,记不清了),她的层次比你高十倍还不止!”功友当时是以一种非常崇拜的心理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你看,能当师父的女儿也不是一般层次下来的啊!”现在回过头来一想,一个佛能说这样的话吗?怎么会显得如些冷漠,对弟子如此戒备和不屑一顾呢?按照他后来的讲法,哪一个大法弟子不是从极高层次上下来的,难道还有亲疏之别?而这话出自一个心怀鬼胎的人之口则再恰当不过了!当然,李洪志能让那么多人上当,又不是个简单的人,他美化自己的手段有时又特别隐蔽,而且很善于作秀。“法轮功”练习者都知道《转法轮》里李洪志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有的人“悟性太差”:长春有一位学员我看他根基很好,就给他把“业”加大往外推,有一天他突然就得了中风的症状了,被人送到医院,几天后又能下地了,但他却不悟,反倒对别人说是练“法轮功”练出来的。他就不想想,中风能那么快好吗?后来李洪志去了国外,在一次讲法中旧事重提:“你们大家都知道我在《转法轮》里举的那个例子……,可你们知道吗?为了度他,替他承担业力,我喝了一碗毒药……”说完真的在台上硬咽起来,许久没出声,还用手抹了抹眼泪,台下的众多海外弟子无不为之动容——师父太慈悲了!再历来明慧网上便有了弟子文章,描述自己“天目看到”的景象:师父在另外空间的身体如何为了替弟子承担魔难而喝下一大缸子黑乎乎的毒药,还看到了师父极为痛苦的表情,挺感人的是不是?但我想问,不知李洪志喝毒药的是他的“肉身”还是“法身”?如何是肉身,“一亿弟子”要管,该喝多少碗毒药啊,能不对肉体造成伤害吗?如果是“法身”,难道神通广大的“法身”也需要采取喝毒药这么低级的常人的形式来消业吗?其他还有很多象他住豪宅,开名车,以商业投资身份移民美国等等,有了这么多事例,我真的开始反思了,并且越看越明:李洪志就是人,不是神。这个根本性的问题解决了,其他很多想不通的问题也就自然迎刃而解了。(由此我也在想,象上述这样李洪志美化自己的事例多得数不胜数,这些在众多“法轮功”痴迷者心中有巨大影响,要内心里真正理性地从“法轮功”中跳出来,认清李洪志的真面目确实很难,也许最后只有让残酷的现实,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因为只要李洪志不是神,那么他所许诺的“真相大显”的那一天就永远也不会到来,痴迷者们也总有一天会认识到这一点的!)

  著名思想工作者蔡朝东的几个“万岁”的系列报告录相,特别是其中谈他如何与顽固的“法轮功”学员作真诚交流的《科学万岁》报告对我的启发与帮助也很大。报告中蔡老师说话很实在,不夸大,不回避,不压服,而是处处以事实,用亲身经历说话,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全面透彻地分析了“法轮功”学员的各种心态和类型,从科学、气功锻炼、心理治疗等各个角度娓娓道来,打动了很多学员的心。对照起来,他总结的十种容易炼“法轮功”的人群里,我就符合其中的一多半:相信鬼神的人,对社会不满的人,怀才不遇的人,经历坎坷的人,迷恋气功的人,单纯善良的人。他所举的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冷漠无情,颠倒黑白,散布谣言的例子仿佛一面镜子,让我反观到了自己的不足和不正,看到了自己心态中丑恶的一面。他所提出的宽容的精神、客观公正和换位思考的态度,也让我意识到:以前在李洪志经文的精神控制下,在一种畸形的正义感的驱使下,完全把政府取缔邪教“法轮功”的行为当成了邪恶的代表,从而完全看不到自己的错误,一味地顽抗,破坏了国家法律的实施,也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和思想观念。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确实也曾受到过一些不公正甚至是粗暴的对待,但如果客观全面地看,一方面很多高压的做法固然与执法过程中的偏差和利益驱动有关,但归根结底是在于各地“法轮功”练习者心目中只有李洪志的“大法”,蔑视国家法律,屡教不改,顽固采取极端方式对抗所致;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不能用一种发展变化的眼光和博大宽容的胸襟去看问题的话,就必然是眼前一片漆黑,看不清事物的本质,看不到社会进步的主流,也看不到党和政府的逐步自我完善,与时俱进的光明的一面,从而继续怀着一种阴暗、扭曲的“迫害心态”,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外部世界,最后变得顽固不化,不分清红皂白,把政府的一切措施,包括尽力的教育、挽救和真情关怀也同样视作“迫害”,视作“另有图谋的手段”,最终害人害已。

  尊重科学,相信社会,尊重一切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彻底抛弃歪理邪说。有一次和一位工作人员争论关于“非典”的问题,我振振有词地大谈这“忽里忽然地来,糊里糊涂地走”的非典乃是对中国政府迫害大法的现世报应和天象警世,那些在非典中不幸感染身亡者都是“受了邪恶谎言的欺骗,顽固坚持对大法怀有恶念”的人,都是“应该遭到淘汰”的对象,而且“师父”说了,才死这么一点人是“师父”对人的慈悲,本来定下要“淘汰”800万人的!我的这一番大论顿时把对方气得脸色发白,接着她讲了自己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如何亲身参与抗非典的科学防治措施,以及当时全国上下如何团结一致共战非典的经过,“难道那些为了抢救病人而以身殉职的医生护士也是该淘汰的对象吗?”她反问道。我虽然还在辩解,但却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的不正。是啊,没有全国人民上下一致实实在在的努力工作,非典能这么快这么有效地被控制住吗?在全国人民战非典时,“法轮功”学员又干了些什么呢?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坚称自己有师父法身保护,绝对没问题,可是,就象我在劳教所里亲眼所见的那样,他们连“流感”病毒都扛不过,能抗得住非典病毒吗?于是我感到惭愧。记得非典期间我正在劳教所,我所在的中队为了表达对白衣天使们的崇敬,发起了“爱心筑长城”的活动,亲手折制了一千只千纸鹤,绘制了很多贺卡寄给战斗在第一线的小汤山医院,我还参与写了一封言词感人的慰问信,登台朗读。可我那时心里却在想着:白衣天使们的精神我固然敬佩,但天理不容人情,迫害大法必有恶报。同样,就在发言前的仪式上,所有的劳教学员包括已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在布幅上踊跃地签名,唯独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体拒绝签名,一副冷漠、兴灾乐祸的表情,让干警们气炸了肺,伤透了心,连声说这些练功人怎么连起码的人性都没了?都说自己是修心做好人,但为什么到头来修得这般邪乎?还有,不正是科学进步了,才使我们能及时控制住非典的进一步蔓延吗?历史上发生于中世纪欧洲的“里死病”(鼠疫)一次就夺去了几千万人的生命,不正是因为当时科学尚不发达,人类没有有效的防治方法吗?由此,我开始了进一步的反思,结论是,还是应当尊重科学,相信科学的。李洪志在《转法轮》开篇中就说:“佛法是最精深的,它是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又说现代科学是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建立起来的,是外星人强加给地球人的,“这个科学就是个邪教”,所以“法轮功”学员骨子里都是渺视科学、反科学的,在他们看来科学看不到事物的本质和物质的本质,和佛法比起来是非常低能的。但问题是,回顾李洪志的所有讲法,整个“宇宙的真相”似乎只有他一人知晓,连天上很高很高的佛和神都只知道一个零头还不如。当然,他告诉我们的“真相”又都是“结合着现代科学来讲”的:一会儿说存在史前文明,这一茬文明以前至少已有81茬文明了:埃及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外星人现在已被他的功销毁殆尽了;他已经把整个宇宙的时间都推快了,现在的一秒就是以前的一年;当初神造了三种人,一种高人,一种矮人,一种身高和我们相仿的人,躯体庞大的已经灭绝的恐龙就是高人的牲畜;一会儿说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完全错误的,是神用土造了人;牛顿的万有引力也是错误的,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万有引力;一会儿又说所有的混血儿在天上都没有了根,因为白人的天国只管白人,黑人的天国只管黑人;克隆人成功的那一天就是地球人被外星人操纵自我毁灭的那一天;一会儿又大谈宇宙的结构,有第一层、第二层以及无穷层的宇宙和宇宙体系,大得完全超出人的,甚至是神的想象……,这样的奇谈怪论还可以举出一大箩筐来,可是,这些“最玄奥最精深”的“佛法”有哪一个能经得起检验呢,还不是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再加上其他对法律、社会、人伦、宗教等等各个方面不胜枚举的诋毁和破坏,等于又来了个人类意识形态领域的打倒一切的“文化大革命”!真要是他怎么说就怎么信,按他的说法,下一步“法正人间”时,世界上还会有几十亿的人要来学这个“大法”,人手一本《转法轮》,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世界可真的要全乱套了,人类几千年来文明的结晶统统都得推翻了,按照这套歪理邪说重来,那时的小学课本可能都不知道该怎么编,干脆统统扔掉,连小学生也成天捧着本《转法轮》一遍又一遍地读!那景象真是很可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最“严重地破坏常人社会状态!”

  当看清这一切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理由犹豫不决了,我不再对李洪志抱有任何幻想和存在任何侥幸心理,因为再清楚不过了,再痴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以前总觉得要在压力和利益前坚守自己的立场,为真理、为佛法献身伟大而光荣,暗自以历史上的文天祥、苏武、岳飞等一身正气的英雄人物为榜样,而李洪志也一再暗示第子们讲一个“忠”,一个“义”字,因而我一再地顽固,又一再地愧疚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还不够坚强。但回过头来看,对一个骗子值得去讲什么“忠”和“义”吗?一个假理怎么可能带给我期待中的“圆满”呢?对真理固然应该坚持,但为了一个假理就是付出再多哪怕是生命也不会有好的结果,都是值不得的。坦白地说,我仍是个有神论者,仍然相信佛、道,相信修炼,但可以肯定,李洪志不是“佛”,“法轮大法”也不是正法!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