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法轮功把我变成了没有人性的木偶

发布日期:2007年12月27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梁秀云
【字体大小:

  我叫梁秀云,今年39岁,是原十堰市新宇公司的职工。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是一所重点中学的教师,还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1997年4月,我被李洪志所谓的“真、善、忍”、“做好人”等美丽的谎言所吸引,深陷法轮功泥潭而不能自拔,是社会各界的真切关怀感化和挽救了我,使我迷途知返,重获新生。回首往事,我百感交集,痛悔不已,现借贵网一角深刻剖析下自己的心路历程,希望那些还在执迷不悟的法轮功受害者们能从中受到启发。

  深陷毒潭 不能自拔

  我最初接触法轮功,要追溯到1997年。当时我身患腰椎间盘突出和胃溃疡,身体极度虚弱,经常在全市各大医院奔波,后来听说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我便不加思索地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开始,我只是早上去学校操场练练功,有时看看书,随着跟一些老学员的接触、切磋,以及学法的不断深入,我逐步从“学法”、“练功”,走到了热衷于“弘法”、“反映情况”,甚至比老学员更“精进”了,也许是活动量的加大,加上规律的作息,我感觉身体真的好一些了,我把这一切归功于法轮功,对法轮功更加痴迷了,几乎停止了一切交际活动,整天就是学法练功,对家人不管不顾。直到“4·25”事件发生,他不让我出去练功,我不听,他一气之下把我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全撕了,可我一意孤行,越陷越深。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我的心情异常复杂,认为“法轮功”是做好人的“真理”,“真善忍”是我国的传统美德,它错在哪里?为什么要取缔?正在疑惑之时,李洪志一篇接一篇的经文要习练者走出来“正法”、“护法”。我心里想:这是师父对每一个法轮功习练者是否对大法坚信的考验。李洪志讲:“那些在家偷着学、偷着练的人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在李洪志经文的唆使下,1999年8月,我置国家的法律和亲人的劝阻于不顾,伙同数人到处上访,后又四处散发传单,扰乱社会秩序被劳教一年。

  魔迷心智 麻木不仁

  刚受处罚时,我的思想十分顽固,自豪地认为自已是在为真理而付出,因为李洪志说过:“一个伟大的修炼者是不执着于常人的一切的,包括生命”,所以为法轮功坐牢也不觉得羞耻,甚至还认为自己很伟大而飘飘然。

  在被劳动教养期间,丈夫因不堪承受巨大的精神打击而多次病倒,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无人照料,心里却还掂记着上学的儿子吃饭怎么办?牵挂着劳教中的妻子是不是通过跌跤该清醒了?……而此时的我却在劳教所为李洪志、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喊口号,撞铁门,最后竟把劳教所的两道铁门撞倒,干警在制止我时被铁门压在身下差点窒息。在李洪志精神操控下,我早已丧失人性,变得麻木不仁。面对丈夫从医院写来的信,我视而不见,甚至把他在信中苦口婆心的劝说视为亲情的考验。当干警含着眼泪劝告我说:“你爱人因你劳教而加重了病情,你如果再不醒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

  “圆满”支撑着我一天天与“邪魔”作斗争,而丈夫和儿子却为我的处境忧心如焚,他们以为我在劳教所里会像明慧网说的那样被严刑拷打,害得他们常常从噩梦中惊醒,经常梦到我的双手被酷刑折断。丈夫因耐不住内心的牵挂和煎熬,带病到沙洋来看我,由于路程遥远,对乘车时间也不熟悉,他到沙洋已是凌晨一点多了,那时已没有到劳教所的班车,为了早点见到我,他没有就地住宿,而是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劳教所。当时他身患疾病,又提着个大包,一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没有路灯,他孤身一人整整走了一宿,到劳教所已是早上五点多。当干警叫我去见他时,他头发蓬乱,脸色腊黄,双手捂着脚坐在干警的床上,整个人看上去像散架了一样,干警说他的双脚已磨出了许多血疱,并要我好好看看,当时我的心完全处于麻木状态,根本不为之所动,而他见到我时却激动地把我的双手紧紧地握在手心,含着泪说:“你的手没事就好,这里的干警也不像明慧网说的那样,我回去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面对此情此景干警都感动地泪流满面,而我却没有半点恻隐之心,甚至还认为他是干扰我修炼的“魔”,丈夫看到我这副模样,十分痛心,说我完全变了,过去那个善解人意、温柔善良的我完全变成一个麻木不仁、没有人性的木偶。

  幡然醒悟 迷途知返

  从沙洋回来后,多少朋友和亲人找我谈话,我都毫不动心。市里派干部帮教我,我竟连续三天不吃不喝,帮教干部百般劝说,我仍一意孤行,并准备以死来抗争,结果是没人要陷害我,换来的却是领导、帮教干部们的亲切关怀和耐心帮助。特别是看到帮教们有家不能回,多少人都是带病坚持工作,有的甚至累得住院抢救,他们白天对我们问寒问暖,送吃送喝,晚上辅导我学习。可以说,他们对我们几乎是有求必应,他们付出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至此,我终于认识到自己曾天天挂在嘴上的“真、善、忍”是多么地不够标准。后来,经过一番艰难痛苦的思索,我终于认识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欺骗性。

  李洪志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可我的家人不但没有受益,反而被我害惨了。1999年,父亲因高血压住进了医院,当时我把李洪志的话视为圣旨,李洪志指东我不敢到西,他说生病就是在消业,如果吃药打针就是把业又压回去了,我就毫不怀疑地相信,还让父亲也相信。在李洪志“消业”说的蛊惑下,我硬是把父亲从医院接回了家,每天让他学法、练功来“消业”,结果害得父亲拒医拒药一年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最后瘫痪在床。直到现在,我都为自己的疯狂给父亲造成的不可挽回的伤害,感到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李洪志标榜“真、善、忍”,而实际又怎么样呢?他口口声声说“修炼不参与政治”,实际上鼓动他的弟子们与政府对着干,这是真吗?谁要反对“法轮功”,就要发“正念”灭掉他,这是善吗?谁说“法轮功”是邪教,就说谁是流氓邪恶,甚至还要铲除,忍又何在?

  反思自己痴迷“法轮功”且不能自拔的根本原因主要来源于自私与贪婪。过去我看见谁可怜还知道伸手帮助,自从练了法轮功就认为那是前世造下的业债不该同情,电视报道哪有天灾人祸心里就幸灾乐祸。帮助别人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一举四得”。如果没有“真、善、忍”背后的“一举四得”我究竟还能否做个好人?举目看看我身边的人,丈夫为了不让我的父母替我担心,一直向他们隐瞒我被劳教的实情,并善意地骗他们说我外出打工,每月从他的工资中给我父母送去二、三百元说是我寄回来的孝心,直到我解教回来,父母还不知道我被劳教的事,一切压力和痛苦全由他一人承受。你能说这不是真正的做好人吗?

  如果不是社会各界的及时挽救,我很可能会像王进东等人那样为了正法、护法去自焚,还会侥幸的认为死亡就是圆满,这是何等的悲哀!现在,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一个真正的好人是无条件的为别人着想,就象雷锋那样无条件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了“长功”、“上层次”、“圆满”等一己私欲。

  甘为人梯 重获新生

  彻底悔悟后,我怀着赎罪和感恩的心情,从2004年5月开始志愿从事帮教工作。4年来,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严寒酷暑,我长年累月地奔波在帮教工作的的路途中,从未言弃。面对一颗颗麻木的心灵,我一遍遍将自己的伤口揭开给他们看,为了帮助他们早日走出邪教的泥潭,白天,我苦口婆心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一上午说下来嗓子都哑了;夜晚,我还要针对每个学员的情况制定帮教方案,到学员的房间与他们面对面交流,有时一忙就是夜里两三点;每到结业晚会,我还会拉上我的学员与他们引吭高歌,分享他们的愉悦。虽然每次回来,我感觉身子就像散了架一样,但我的内心很充实,也很开心。

  由于经常忙于帮教工作,我顾不上对家人的照顾,但丈夫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去年,儿子恰逢高考,丈夫在家又当爹又当妈,忙完单位的工作,又把儿子的生活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使我备受感动。今年,儿子不负众望,考上江南大学,给我们这个温暖的小家增添了莫大的欢乐。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