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历史回顾 > 群众举报

林艳:法轮功借练习者进京滋事大肆敛财

发布日期:2009年07月30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林 艳
【字体大小:
  我叫林艳,今年43岁,家住南阳市独山大道99巷。2001年因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进京滋事)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刑满释放后我回到南阳,政府和身边的亲戚朋友们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手,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的生活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目前,我在南阳市三色鸽有限公司工作。在痴迷邪教的日子里,我给家庭、单位和各级组织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回想起来真是悔恨交加,现在我想把自己过去受法轮功邪教组织指示进京滋事时看到他们借机敛财的情况进行揭露,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大家更加看清法轮功邪教的罪恶之处。法轮功上层骨干什么时候也忘不了借机敛财,这是邪教的本质特征之一,奉劝至今还痴迷法轮功邪教的人们赶快醒悟,及早走上正常的人生之路。

  我是1997年5月经人介绍开始练习法轮功的,很快被李洪志在书中宣扬的“真善忍”和练成后成仙成佛成神所吸引和欺骗,一直生活不顺的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在于修炼,从此我什么也不关心了,一心只读《转法轮》,在对“法轮功”书籍的反复阅读中,逐渐被洗脑,看问题一步步转向“法轮功”的角度。1999年7月22日,国家宣布“法轮功”为邪教后,我心里非常难受,开始有七、八天没有练,可以说是茶饭不思、无精打采的。我就去找老徐(我的法轮功功友,他家开一个小卖部)交流想法,和他一说,他也说这几天胸口像塞个砖,心里堵得慌,于是我俩商量,咱不在外边练,各在各家里偷偷练就行了,既不违法又没有人知道,这多好啊。这样偷偷摸摸地在家里练,后来就有人组织地下聚会,并有外地来人辅导,那个外地人叫老胡,家是北京的,他从“法理”上说,修正法就会有干扰,没有干扰就不正常,我们一定要走出去,放下名利情,到北京去弘法。受他的教唆,我执意去北京,我问昔日的“功友”白金平、张洪军怎么去北京,他们给我一个北京的电话号码,说到北京就打这个电话,有人接。我到北京后,电话一联系,就有一个约有50岁左右、中等个子自称姓张的男子(他没有说名字,我也不好意思打听)将我接到他家。到他家一看,已经聚有七、八个人了。他出去买了菜馍,我们就围在小桌边吃,一边吃一边交流切磋。房主家三口人,老婆女儿都练法轮功,他这里是个接待点,负责接待来北京到天安门弘法的。吃完饭,他打了一个电话,从他的电话中我知道来北京的有大连、石家庄、香港……等各地的法轮功弟子。

  在他打电话时,我往客厅墙上看了一下,发现墙上贴着三张电话号码纸,分别写着中央很多重要部门的电话,还有一些各地辅导站头头的电话,我很吃惊:他们怎么会弄来这么多重要部门的电话?现在想想那个男子的家肯定是法轮功设在北京诸多地下指挥机关中的一个,他们在有组织地指挥各地不明真相的人来北京捣乱。在他们的安排下,我被分流到怀柔的一个租住点上,这家的主人不在,到外地工作去了,这是三间平房,很大的院子,三间房分两头住,一头住男人,一头住女人,大约四十多人,说是住,其实是挤着坐,一个大席梦思床垫和桌子上,到处都是人。第二天4点钟就有人起来做饭了,吃完饭,那个姓张的来了,对大家说:“大家都把自己身上带的钱留下,不然让警察抓住就没收了。”我们一点犹豫也没有,都把自己所有的钱留下了,我带的钱不多只有2300多元,差不多是所有的人中最少的,现在想想,当时40多人,每个人按最少2000元算,总共有80000多元,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北京,算一算他要收多少钱啊。那个姓张的用一个手提袋收了起来,然后安排各地跟各地一块走,南阳的有5个人,他发给我们一条横幅,给我们写好坐什么车,在什么地方换车,都很清楚,不用问什么人就可以直接到达天安门。

  到天安门后,广场执勤人员发现我们是法轮功人员后,就把我们劝返了。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许多学生在上课,老师把我叫到面前说:“因为你勇敢地到了天安门广场,你合格了,给你毕业证。”早上我醒来后,非常高兴,我对自己说:“我终于合格了。”这里我要说,法轮功人员做什么事都讲究悟,做梦也要悟,可以说就是这些胡乱地悟,起到了很坏的作用。有的人做个梦,梦见某个人是干扰自己修炼的魔,就立即拿刀去把人杀了,这叫除魔,魔不分是谁,也包括杀自己的亲人,这就是为什么练习法轮功的人会发生那么多悲剧的原因。

  从北京闹事回来后,当地政府对我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批评教育。但我并没有把国家对我的宽容当作是对我的挽救,也没有因此而停止违法犯罪活动。2001年1月,我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让我再次去北京,我连夜坐车就走了,到北京后,我被安排到一个叫五里堡的地方,他们还给我起一个化名叫李平。我的任务是专门负责接送外地到北京滋事的法轮功人员,我把各地来的人领到租住点后,他们就打电话请来人给这些人讲,实际上就是煽动情绪,让他们和政府对着干,说这样就能上层次,能当更大的神,等这些人心性上去了(法轮功人讲心性),再送他们横幅让他们去天安门,或是让他们去发“真相”资料,或是打电话讲“真相”。有些外地人来京带了很多钱,认为就要“圆满”了,升天后要什么有什么,用不着钱了,他们就把钱留在租住点保管。我亲自收了很多钱,其中有我认识的南阳的丁建英10000元、方静30000元、陆丽丽60000元、单新芳25000元,杨连范10000元,还有一些外地人,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前前后后我经手共有100多万元,都交给租住点负责人了,现在想想他们真的是生财有道,那可是血汗钱啊,这些北京法轮功负责人是多么地可恶!当时我真的没有往这方面想,一心想的是圆满,没有想到这是个天大的骗局!

  以上是我痴迷法轮功邪教时受其指示在北京干的违法活动,为此我复出了惨重的代价,那段时间我花去了家里的十几万元钱,还差点卖了房子。恶梦醒来是早晨,我恨死了法轮功邪教,我劝现在还痴迷法轮功的人员千万别再信法轮功了,早离开早好,继续跟法轮功走下去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